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展示 >
“热作人”张开明: 我一辈子都在保卫祖国的天然橡胶
所属分类:产品展示
发布日期:03-26
发布者:橡胶止水带橡胶止水条
咨询电话:0318-8553276
分享此产品:

“热作人”张开明: 我一辈子都在保卫祖国的天然橡胶

>>点击图片查看专题<<

  【编者按】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或许在漫漫历史长河里只是弹指一瞬,但神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乡面貌焕然一新,人民生活日益美好。为此,南海网推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开设“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专栏,广泛征集70张老照片、70个动人故事,通过光影世界的“时光机”,回首70年间神州大地的沧桑巨变,讲述普通百姓的家国情故事。

  我叫张开明,今年88岁。退休前任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环植所所长。1952年大学毕业后,我就投身到祖国的橡胶树植保科技事业,并为之奋斗了一生。我耳聪目明,思维活跃,我每天必读的两张报纸是《参考消息》《海南日报》,我一直关心着海南岛的热作事业、我们的橡胶大业,回顾近70年的风风雨雨,看今朝的成就,感慨万千。

  考察联昌胶园 第一次遇到“打台风”

  1952年9月,我毕业于湖北农学院病虫害系,持中南军政委员会人事部门的介绍信,前往广州华南垦殖局报到。当时从事橡胶研究都是保密工作,不能向家人说的。

  我的工作单位是华南垦殖局正在筹办的研究所。所里当时从广西、北京、江苏等地调进的研究人员和分配来的大学生有几十人,大都没见过巴西橡胶树,更谈不上橡胶树的专业知识。

  为了使大家了解橡胶树的生态习性和栽培技术,1953年4月,所领导乐天宇教授带领大家从广州出发,到华南垦殖局下属的广西、粤西、海南农垦分局的橡胶试种点以及老胶园做科学考察,历时半年。

“热作人”张开明: 我一辈子都在保卫祖国的天然橡胶

  1953年4月19日,华南垦殖局特种林业研究所综合调查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明阳湖农场考察时与该场场长一起合影(右三排第一人为张开明)。 讲述人供图

  当时,我们在海南各地考察了两个多月,第一站是儋县的联昌胶园。胶园在牙拉河对面,当时没有桥,我们先乘车到西联农场,再徒步走到联昌河岸,用牛车把帐篷拉到河边,大家涉水过河,再爬坡到联昌。在老胶园内搭好帐篷,安顿好生活后,开始到儋县的所有老胶园和新植场进行考察,前后花了20多天。

  在这里,我第一次碰到“打台风”。我们住在胶园里的五个大帐篷内,半夜狂风大作,不时有“咔嚓”“轰隆”的巨响,胶树被风折断倾倒。外面黑灯瞎火、大风大雨,没地方躲避,大家只好围在帐篷中间的柱子下面,挨到天亮才敢走出帐篷。

  “打台风”时,牙拉河水暴涨,行人很难涉水过河。我们考察队一行好几十人的口粮,只能派人从那大购买后,运到河岸边。我们在河两岸的大树上拉了一条绳索,岸这边由几位会水的小伙子提着铁桶过河,装上米、菜,一桶一桶地拉着绳索推着铁桶运过来。

“热作人”张开明: 我一辈子都在保卫祖国的天然橡胶

  华南热带作物科学研究所的科研人员经常到海南岛地区做调查研究工作。热带作物研究所的张开明(右)、周郁文在海南岛上检查剑麻的病虫害。(据1956年《光明日报》)。讲述人供图

  研究所下迁海南 那是一段艰苦的岁月

  最早要求研究所下迁海南是在1954年,后因故暂停。1957年10月,农垦部王震部长去日本考察,路过广州,到研究所召开会议,做了研究所一定要搬迁的指示。何康同志刚从北京调任所长,表示坚决执行搬迁的指示。

  1958年3月16日,由何康带领第一批人乘车从陆路到海南联昌实验站。我是随何康走陆路的,坐木船过海,由海口转到联昌。

  1959年,我爱人黄光辉调来,我们夫妇与加工系的何家灼夫妇合住一间10平方米的小房子。中间用竹片隔开,何家灼夫妇住里间,我们住外间。要煮点东西都在门口,地上架两块砖,权当炉灶烧火。

  初到联昌时生活还不错,因为搬迁时,广东省委、海南区党委和儋县县委都表了态,要按照广州、海口或儋县县城的标准供应。但是好景不长,进入1959年全国经济出现紧张形势,我们在联昌也陷入了困境。小卖部里的糖果、饼干都不见了,有几天甚至出现了断炊的情况。有一天吃了早餐,中午就没有米下锅了,于是刘松泉动员大家拿着镰刀、簸箕去胶园采割野菜,每人采5斤交到食堂。野菜收集起来,然后倒在一口大锅里,加清水和一把盐煮熟。刘松泉掌勺分锅里的菜,一人一碗。

  实在饿得不行,我们还会到附近刚收割的木薯地里,去捡农民不要的小块木薯,用刀砍下没收完的木薯根头,回来洗净煮熟一人分一碗。当时还煮木薯嫩叶吃,有人还吃橡胶种子。

  幸好,何康外出回来后,即发动大家种木薯和瓜菜,几个月后有了收获,填饱肚子没有问题了。

  1959年,每人每月只供应19斤大米,一年没有吃到猪肉,连油也没有一滴,因此不少人患了水肿病。当时儋县的生活异常艰苦,但是大家的情绪仍然很高,没有一个人当逃兵,而且各项科研教学工作都正常地进行——这就是我们的“两院精神”,是应该继承和发扬的。

  1962年,我转到西华农场一个生产队做麻点病防治实验。当时的技工是黎传松,我俩踩着单车,提着喷雾器和农药跑了20多公里。那时队里的生活也很艰苦,一天两碗稀饭,胃里总是空荡荡的。有一天晚饭后,我俩提着水桶到田边的水井洗澡,看到很多小青蛙。黎传松说,抓小青蛙吃吧。他手脚麻利,用手抓,用脚踩,我在后边跟着捡,很快就抓了一小桶。回到队里,我俩向厨房工作人员要了一把盐,煮了一锅,吃了个饱。时隔40多年后,黎传松还常常提起那段艰苦的日子。

  三次交锋 根治橡胶溃疡病

  1962年秋冬季节,海南17个农场爆发橡胶树条溃疡病,30多万株橡胶树的割面树皮严重溃烂,各级领导都很震动。这是我们与橡胶溃疡病的第一次交锋。当时,华南热作所决定立题研究,由我和郑观标负责。从1962年12月到1967年,我们根据研究结果,提出综合防治措施,在全省农场推荐。该措施对海南各农场减少烂树损失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上一篇:猎鹰解期:10月18日天然橡胶的操作建议
下一篇:海南:橡胶“奇人”郑学勤 科研始于足下(图)
相关热门产品
Copyright © 2012 衡水市桃城区盛达橡塑制品厂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318-8553276 手机:18732801276 地址:衡水市京大路92号 关键词:橡胶止水带,中埋式橡胶止水带,背贴式橡胶止水带,外贴式橡胶止水带,钢边橡胶止水带  
友情链接: